突然开始又突然结束的片段

“小家伙,你要吾辈抱还是旁边那个可爱的大哥哥抱喏?”

“哈?喂我说,你在说什么蠢话?”

“嗯……”小人儿看看朔间零,又转向凛月瞅瞅,之前还在淌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想到了什么的她抿抿嘴回看朔间零,“长头发哥哥,短发哥哥,和小仁,三个人,一起抱抱!”

不知为什么今天的街上空得很,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话语就这么打破了半分钟的宁静。路灯下的两个大人愣愣地站在原地,或者说只有一个。被称为长头发哥哥的那位在等自家弟弟的下一步行动,后者便是陷入了沉思。待在中间的小小姑娘眼里满是期待与兴奋,双颊红扑扑的,呼出的白气被飘着的粉白色东西搅乱,迅速消散在空中。

是路边的树木掉下来什么,等待抱抱的小朋友一下子乐了,伸出手捕捉起被吹落的花瓣。夜风突然加大马力,三月天的风仍旧还很有力地猖獗着。

一起抱抱?意思是也要和臭虫兄者,和那个人拥抱?不,开什么玩笑。没可能。
不过,今天他都毕业了,给个毕业礼物也没什么的吧……?
不不不,小仁她看起来不那么在乎拥抱了,已经被分了神不是吗。大家当作无事发生过就好。

可爱的大哥哥许是风中凌乱了。

但此时能给予小仁拥抱的家人不在这里,小仁刚才那个迫切渴望拥抱的眼神,就好像,好像小时候的自己……
对,我能懂。小仁你一定很害怕吧?明明只是想要一个拥抱而已却没能得到。想要拥抱的对象不在自己身边,那个我需要的人,说过会永远陪伴自己守护自己的人并没有在身边。不,不是我需要的时候,也不止拥抱。是平时。连一句话,甚至一面都见不到。抱枕都比他有用,抱枕不会主动离开我,又很容易就能找到。所以这次让你来体会就好了,换我藏起来不去见你就好了。
所以我能懂,

所以

“小仁,天气好冷啊,来抱抱吧。”朔间凛月咂着嘴不自在地调整围巾,随后张开双臂开口道。

所以,你一定要找到我啊。

暂时把寂寞恐惧怨念全都扔掉吧,然后让对方明白自己所有的心意吧。如果是说过深爱自己的那个人的话,一定能够传达到的吧?

朔间零是真的愣住了,望着弟弟那对如同往常睡眼惺忪的双眸,他恍惚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每次打开家门就能看到的凛月的眼神,主动和凛月说话时浮现的那个眼神,玩捉迷藏被自己捉住时总会对上的凛月的眼神。明明完全不同,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来?

果然还是看不懂啊。

嘴角却忍不住地上扬,就像此刻内心的欣喜控制不住地溢出来侵袭全身禁锢全身,无法做出已经想好的下一个动作。

凛月现在在想什么呢?

“笨蛋兄者你在那儿笑什么?好恶心!冻死了啊,快来,三个人会更加暖和的。”

要被淹没了。

那,就此被淹没吧。

天气确实太冷了喏,朔间零感觉自己鼻子都有点儿酸了。接下来该说什么好,要怎么做才对?

不管了,疑惑、释然、愧疚,怎样都随便了。你看,凛月他还是平时的他,可爱的、慵懒的、努力的、不坦率而坦率的、朔间零最喜欢的,还有……

“凛月还是这么喜欢哥哥喏”。

喜欢朔间零的。

在某个被父母气到的小仁故意跑出门等待父母来接的夜晚,小仁遇到了两个漂亮的大哥哥。短发哥哥(19岁)和长头发哥哥看起来关系不好。

那就抱抱嘛。小大人般的小仁提议。啊,原来只要给爸爸妈妈一个拥抱就好了。找到我就理你什么的,我还真是不乖呢。

小仁(9岁)自我反省着。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斯安恩文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