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晴

01.
你的眼前是一大片雾。雾这种东西让人发自真心地讨厌,就和人会反感黑暗一样,特别是满世界的那种。

你本能地伸出手,发现自己勉强能看清东西。还好,这种情况不算太坏。

自己从小被特训长大,年纪轻轻当了这么多年官儿。虽然「我是个官儿」听起来很大气但真实却是你经历了无数风雨,那都是些血雨。你的眼中看到过多少次血,你的手上被逼无奈结束过多少条生命早已数不清。你不能逃避,也逃不掉,哪怕是眨眼也不行。对你来说没有手下留情可言。

就因这种生存方式,你现在正努力适应、习惯这两眼一抹白的情况。见的又不是血,为什么要去畏惧这代表光明的白色,再怎么麻烦总比见血好,原因嘛许是依旧反感红色,也许是早已腻了它。

突然你发现有个蓝色的身影闪现而过。是咲森学园的学生?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是哪里?迷雾之下又有着些什么?你的疑问很多,但作为一位军人时时刻刻保持冷静的头脑是必备技能。

「エルエルフ」
“……谁在那?”

恍惚间你听到有人呼唤你的名字,你警觉性地答了一句。

「……」

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是,

“铃铃铃铃ーー”

02.
床边小桌上的闹钟叫嚣着把你从朦朦大雾中“拯救”出来。钟面显示的「07:05」告诉你你已经赖床五分钟。

梦?竟然是梦。
说起来你有多久没做梦了,以前虽然有时会睡得浅、会睡得少,说不上惬意但不会这么坎坷。一觉睡到该起床的时候,无意识的你就躺在那里进入睡眠,没有梦境的打扰。

若真要说起上次做梦的时间应该是那人不在你身边的几天晚上。对,那人「不在」的时候。

「不在」,这是你独有的说法。其他的说法有「消失」、「不见」、「牺牲」、「 」。

还真是残酷的说法啊。哪怕是不被允许心慈手软的你也要否定这些说法。不被允许的是过去的你,现在的你是エルエルフ,是被他说着所有都对半分的你。

エルエルフ尝到了咖啡的甜同时也找到了培根煎蛋的最完美分割方案。你想再次尝到那个味道。

只是……

03.
由于已经晚了五分钟起床你便匆匆换好衣服、整理并洗漱。

算是军人时期的一个习惯吧,早起,当然没有当时那么早。

你今天竟然从梦中醒来。梦境梦境,都是梦幻的而已。知道这点的你还是有点在意梦中突然出现的那个身影。咲森学园,这也是很久违的词语了。是当初你们相遇相识的地方,是你们的契约与约定成立的地方,是你们的革命开始的地方。

今天有着久违的开端,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会不会又要让你遇到什么久违的事,甚至没做过的事。

你眉毛微微皱起,紫色的眸子也逐渐被添上了痛苦的神色。

好不容易忘记他的「 」,请不要再让自己想起。因为那个人只是不在你身边,仅此而已…对吧。

不是的,你想找到他,非常非常想。

你觉得说不定哪一天他会再次比着个V的手势说:“艾尔艾尔弗,我们各自都瞒着对方一些事情对吧?那么我们的约定还有效的。”然后给自己一个耀眼的微笑,像是给自己那杯清咖撒糖似的。但也确实,他做得到让苦涩的自己尝到一丝融入了糖的咖啡的味道。

若是自己总是挂着个悲伤的表情的话不知道会不会被他说些什么,听闻他说的话之后自己一定会有个“在这十分熟悉的脸上打一拳”的想法在脑海里冒出。你不能打上去,绝不能。因为作为一个军人你的本能是冷静,而且万一你打上去了,那人没有像上次一样拥有打回自己的机会而是你又一次找不到他了该怎么办。

04.
你开大窗户让早晨新鲜空气能充满房间。你顺便望了眼窗外,灰白交杂的天阴沉沉的,这看起来厚实的“棉花”下面有着什么是个人都能知道,淡蓝色的天空和暖黄色的太阳。不像梦中那片雾,雾里有着什么?呼唤你名字的人又是谁?不再多想,你推开门走出房间。

现在你的工作是辅佐身为总理大臣的指南翔子。原因则是帮助他所喜欢的人,亦或是管理好你俩共同革命成功后得到的国家,直到死。因为那是你们两个遇到过并一起革命的证明,就像那杯加了糖的清咖一样。

在遇到他之前你一直“煮”着属于你的那杯咖啡,你打算“让”这杯咖啡保持清咖的样子。你接受了清咖的苦涩,因为你觉得你这种人正合适喝这一种咖啡。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杯咖啡渐渐“变”甜,但你却了解这一杰作的作者是他。

「咖啡与糖融合起来才是最完美的!」

他曾这么和你说。
他还说,他也要给你撒点糖,让你不再苦涩,让你为自己的事而笑。

为了自己?这种话对于你真的很陌生,你没有多考虑自己而是想到了ーー

那你自己呢?

你有为自己笑过吗。

你有为自己想过吗。

“你有为我想……”

诶?

遮挡住太阳的云朵貌似被风渐渐吹散了,调皮的阳光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迅速穿过细小的树叶间隙穿透玻璃窗正巧打在某人脸上。很明显那人一瞬间愣住了,许是因为阳光的刺眼?不。

大概是几秒的时间,你反应过来了。意识到自己差点把心里所想的说出来便快速往走廊两旁瞄了两眼确定没人又继续往前走。

05.
“啊,艾尔艾尔弗,还真是少见呢,你是来看王子殿下的吗?”

路过一个房间时你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声,是流木野咲。

你对流木野咲这位姑娘的印象除了是个学园偶像就是,她是个暗恋时缟晴人的姑娘。

你对女人都无法理解,不理解为什么她们总是会哭。直到你把他离去的消息带给大家时,你看到流木野咲她睁大了双眼,然后慢慢坐在了地上。她强忍着生理盐水却怎么也做不到,像是水管的阀门坏掉一样,泪水一颗一颗往地上砸。流木野咲还是哭了,哭得不大声,却因为气氛过于安静哭声很清楚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你依旧记得。

那一刻你好像能理解她的心情了。其实你有鼻子酸,不,你也哭了,没有声音地,是在对时缟晴人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看到了。

- 喂。
- 不要睡过去。
- 我们的约定还没完成不是。
- 混蛋。

你想说很多却被时缟晴人一句「你是知道的吧,关于我的事」给完全抹去。

实话说你和他不算很熟,你和他曾经是相对的敌人、是一同革命的战友、最后成了生死相交的……

生死相交的什么?那时的你想了一会儿。

“你是……我的朋友。”

- 是朋友啊。
- 艾尔艾尔弗和时缟晴人是朋友啊。

只是朋友而已,你的心里被“不满足”的感受所充斥。

06.
拉回思绪,你面向流木野咲:“不,我只是路过的而已。”

“嗯ーー原来如此,话说我正在给王子殿下讲关于我们帝国的英雄的故事,你要不要也来听一遍?在一切都结束后作为一个旁观者再次接触一下他的事情。”

黑发女人似笑非笑地说着,饶有兴致地观测眼前人的表情,而她失望了。

你依旧面无表情地思索着:她已经释怀了吗。明明之前还是会痛苦一顿,所以说女人这种生物我完全不理解。

从流木野咲的话来看,帝国的英雄,无疑是……时缟晴人了吧。

啧。
奇怪,你今天似乎想到他很多次。

“不必了。”你坚定地拒绝随即继续往走廊上走。

- 才不要。已经够了,快到极限了啊自己。

黑发女人看到你离开了神情便放松下来,她眼睛在提到那位英雄时模糊了。

但这次她忍住了。她没有哭。

你在走廊上走着,除了你的脚步声安静的氛围下幽幽有这么一个声音:

“Haruto。”

处在雾中的「你」被人呼唤着。

「你」分不清那人是否在雾里,也不能辨出他/她是何人。只是觉得,似曾相识。

Haruto也好,エルエルフ也好。

07.
……Haruto?

够了。
不要再想了。
那个人的事和自己已经没有关系了吧。
是朋友又怎么样,那种不让自己见到他的朋友真的算是朋友?

你多想和他说说话,你后悔当初和他交流时自己没有多说些话。你还想和他聊聊你们瞒着对方的事,聊聊你们革命的心得,分享共同革命的感受。还有,
告诉他被那句「朋友」抹去的ーー你来不及说的话。

- 时缟晴人你在哪。
- 快回答我。
- 喂。
- 管他的革命,管他的多尔西亚。
- 都结束了,都没事了。

全都有个结果了,你已经不再是L-11,也不是深爱着莉泽露蒂的Michael。
你是艾尔艾尔弗。和时缟晴人订下契约定好约定的艾尔艾尔弗。

- 我是艾尔艾尔弗,不是L-11了。
- 而你在哪里,时缟晴人在哪里。

想到这里你莫名加快了脚步往房间走。

你觉得好愚蠢,走了一圈什么都没做又回到房间的自己好愚蠢。
好愚蠢,之前没懂的自己、到现在才想明白的自己好愚蠢。

你不禁攥紧了双手,紫色的漂亮眸子可能又一次模糊了。

你的能力毋庸置疑得强大,却做不到保护自己的两道光。

多可笑。

也许自己真的如莉泽露蒂所说,还太年轻。你连像流木野咲那样放下什么都做不到。

多可笑。

08.
你快速奔回房间轻轻关上门。其实自己要去哪里该去哪里完全没想好,从一开始就没想好。
果然很可笑。

“自己的归属地到底在哪?”
你脑海中似乎有了答案,却又不算有。

- 你在哪里。
- 不是说好对半分的吗。就这样独自消失留下全部的悲伤给我,这真的是对半分吗。

啊——。
是啊,你的归属地,已经不在你身边了。

突然你的头发被吹起,又是风。也许今天的风喜欢和你作对,还是之前开窗是个错误?

在房间内沉默许久,你搞不懂为什么今天的自己是如此失态,但在刚才的路上你可能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当时的自己是多无能,想起来了那个梦中的人是谁,想起来了他的「 」。

09.
有这么一个故事,是个不被允许的、最愚蠢的但却成功了的革命,是关于他俩的故事,是时缟晴人与艾尔艾尔弗这两个名字的交点。

若是早一点知道时缟晴人的符文快用完的话你怎么也不会同意他继续使用Valvrave。

你做不到,不管过去还是现在的自己。
为了革命。
你做不到拯救莉泽露蒂。
因为自己太过年轻。
你做不到放下时缟晴人。
为了欺骗自己。
你不愿正视时缟晴人的「 」。

那看不见的两个字是什么?
是死亡。
然后呢?
虽然很微妙,但那是喜欢吧。是从流木野咲身上找到答案的。

你喜欢他。
对,喜欢。

你喜欢时缟晴人。

但是,
你找不到时缟晴人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答案却不能言说。

- 开什么玩笑!!
- 时缟晴人你在哪里?
- 在哪?!

明明试着拒绝关于他的一切,明明已经忘记了他的事,明明……

- 明明还没告诉你我瞒着你的事。
- 你看啊,现在又多一样不是。
- 所以快出来。

时缟晴人。

- 我喜欢你。

10.
“咲姐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王子殿下。我接下来要讲一个故事。那真的是个古老的故事啊。”

“又有新故事听了好棒!这回是关于什么的故事?”

“好像是个关于友情的故事。”

“诶,好像?”

“也可能是爱情故事,详情谁也不知道,能知道的只有故事发生的环境是一大片白雾。故事快结束的时候一个叫做Haruto的人在那呼唤着:

「エルエルフ」。”

“这两个人应该是主角吧。”
“还有,这个故事是以悲剧收场的。”

Fin.

评论 ( 1 )
热度 ( 31 )
  1. 惠风和畅🍃斯安恩文鱼 转载了此文字

© 斯安恩文鱼 | Powered by LOFTER